暂别雨润1400余天后,回归后的祝义财首先处理了家事。2019年1月30日,祝义财在《怀念我的老父亲》一文中提及,“2017年3月29日晚,父亲去世,享年97岁”,第二天他被第7次采取刑事强制措施。

一件事情,等大家都想明白了,其实差不多就快结束了,后面都是瞎折腾。商业是这个时代人性欲望的集合,把自己当人,把别人当人,守住自己的底线和原则,这是唯一能够帮二狗们躲坑的方法。